Apr 8, 2010

習詠春有感(154)心若冰清天塌不驚


週日班的鋼牙弟學習詠春至今也一年了,不過他常說他的一年和我的一年不一樣,原因是他是上每週兩小時的週日班,和我頭一年一週四小時的運動中心班不可同日而語。加上週日班長期為王戰將帶領的猛男天下,要他們鬆而不懈緊而不僵地黐手,通常需要較久的時間。最近一次和鋼牙弟黐手時,尤其是剛開始搭手時,他的確比以前放鬆許多,雖說當我逼勁時他還是忍不住出蠻力,但整體說來,他對於小力小勁的我,已經有明顯的感應,甚至還會對我的推拉推絕技感到害怕。當我教他該如何應對此類逼勁大法後,他若有所思地說,「原來就是心若冰清天塌不驚啊」。

其實很多時候,真的就是自己嚇自己。一向被稱為神力無邊的腎上腺素,在教導女子防身術的人眼中,有時也會因其快速轉化為恐懼,反而讓被害人綁手綁腳無力可施。

很久沒和謝小妹黐手,發現她的手勁增加了不少。也許和她常常參加週日猛男班有關,和成年男性一起練習久了,她之前的鬆柔似乎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猛攻猛鑽。每次和她黐手時,我就會深刻體驗到,要大不欺小真的是比登天還難,也漸漸開始了解大肌們和我黐手時不能用力的痛苦。和恬靜謝小妹完全對比的憂鬱徐伯,不但話多不放鬆,而且和他講半天,他還是擺不出正確的手式,不像謝小妹一點就通。當狄師父遇到不能放鬆的學生時,總是會先丟給我,以前,我會請他們先不要用力,但得到的答案總是「我沒有用力」,所以這次當徐伯回我一句「我沒用力啊巴拉巴拉巴拉」時,我就問他「那你有沒有放鬆啊」,果然他馬上語塞,哈! 終於被我逮到了吧。男性對於他們自身力道的強度或許沒有感覺,但對於他們自己的僵硬緊繃應該還是勉強有所知覺的吧。至於對那些會回我「我已經很放鬆了啊」的人,通常我就會輕輕使出推拉推絕技,如果對方整個人馬上重心前傾,一切就不攻自破。

最近日間班因詠春學生人數變少,練習地板操的時間漸漸變多,因為初階地板操的動作大都和關節技有關,所以最近常會聽到一句話像醫生問診般:「哪裡痛?」,原因在於痛的地方不同往往表示動作不正確或不到位,如果怕自己不得要領,基本上只要讓狄師父示範一下,就會知道哪裡該痛,而且是痛到叫不出來的痛。上次陳小龍被一招「腳背抵喉節」變形三角絞(Gogoplata)的動作壓制,喉頭痛了三天(看起來還會繼續痛下去哩),狄師父常說詠春霸道,其實地板操才真的是變態哩。

風雲裡聶風的冰心訣:

心若冰清,天塌不驚,
萬變猶定,神怡氣靜,
虛空甯宓,渾然無物,
無有相生,難以相成,
份與物忘,同乎混涅,
天地無涯,萬物齊一,
飛花落葉,虛懷若谷,
千般煩憂,才下心頭,
即展眉頭,靈台清幽,
心無罣礙,意無所執,
解心釋神,莫然無魂,
千般煩憂,才下心頭,
即展眉頭,靈台清幽,
水流心不驚,雲在意具遲,
一心不贅物,古今自逍遙。

3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男性對於他們自身力道的強度沒有感覺,但對於他們自己的僵硬緊繃應該還是勉強有所知覺的吧,,,


的確如此 = = 唉呀..

Pink

Kenny said...

對於緊繃度倒不一定有所知覺喔...我是認為只要是人都會對於陌生的地方,動作,事情不自覺的身體心裡緊張緊繃。
慢慢習慣之後就會慢慢鬆下來了。
我還記得之前有在打棒球的時候,球隊有個算是新手打擊的時候,光是拿著球棒站在那裡,整個肩膀都是聳起來的,教練跟他說了要放鬆,他說了OK之後,肩膀還是聳在那邊XD
然後有個教練跟他說了一句話"the more tensed you are, the slower your bat is."
不要看打棒球的人那麼大隻,我們也是要求放鬆的~

site601 said...

重點是,詠春黐手般的緊繃,基本上一經提醒就會有知覺並馬上承認,不像用不用力那般玄妙(我記得我也覺得你很用力但你卻不認為那是用力x_x)。

由此可證,用不用力是主觀問題,放不放鬆就是客觀問題了。

放鬆的確是所有運動的最高境界,打桌球時教練也會說放鬆打放鬆打,看來萬變不離其宗啊。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