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n 11, 2014

阪京良一週行(六)最親人鹿和最大木建築


如果從大阪出發,京都和奈良並不在同一個方向,因此我們先去京都,從京都回來休息了二天後(簡直是懶人版自由行),又重新「遠征」去奈良啦。


這天早上一起來,約七點左右,在一頓豐富的早餐(澱粉類未入鏡),聊天休息放空等等,看來此行不光是懶人版也許也是老人版自由行?


行前,約十一點左右,KIMIKO媽又準備了一份日式涼麵替我們送行。話說,雖然此行肚子永遠滿滿滿,回到臺北後卻發現我的體重不增反減,可見健康飲食真的很重要。


經過兩天的休息(加上之前四天的無腦跟團),我腦中的全球定位系統(GPS stands for Global Positioning System)終於開始活動起來了。這天往奈良的路上,當SKY買車票時,我也比較認真地開始記錄了。和臺北捷運一家公司一票到底的思考模式相比,大阪的地鐵網相對來說非常複雜。由於SKY家住在京阪中之島線上,記得第一次我自己找車坐時,在大阪車站的路線圖上居然找不到這一線,其驚駭程度可想而知。


從大阪到奈良約一個小時的車程,上了車我就心安了。我在車上看到了一位穿著整套三件式條紋排扣西裝,還戴著一頂紳士帽,讀著創世紀的先生。在臺北生活了這麼多年,我從來沒在臺北大眾運輸上看到這般著裝整齊的男子,因此這次遇上這位認真的教徒,也算奇遇。


像我這種對日本觀光文化毫無涉獵的人自然不知道奈良之鹿的故事,因此看到的時候著實嚇了一跳。我還特別跑去摸了一下鹿茸,感覺很特別。


這裡的鹿長時間被人類和善地對待,因此幾乎所有的鹿都不怎麼怕人,尤其對破壞力超大的孩童也毫無戒心,可見牠們對人類的信任。


公園內到處販賣著專給鹿吃的小餅乾,但是,其實鹿並不愛吃(當然有些餓得慌或嘴很饞的例外),又被我抓到日本人詐騙觀光客的實證。


後來我發現,有位歐吉桑所拿的一種果子,才是鹿們的最愛。歐吉桑很大方,一大袋的果子常會和學生分享,讓學生也享受到親手餵鹿的快樂。


在我一直跟隨的「騷擾」之下,歐吉桑也和我分享了幾顆果子。後來我又陸續看到幾位拿著相同袋子的歐吉桑四處餵食,我懷疑,也許這些人才是當地負責餵食鹿群的工作人員,這些果子才是鹿群的主食,街上那些販賣鹿食小餅乾的小販不過是騙觀光客的錢的工具之一,嘖嘖嘖。


好吧,其實我來奈良的重點不是鹿,而是東大寺,這座世界最大木造建築。依照慣例,這裡的學生和觀光客也是多到嚇人。


相對於臺式的不尊重古蹟風味,日本人保留古物原汁原味的精神和觀念倒是深得我心。東大寺其間有幾尊超大木刻神像,全部都保留原始木色,莊嚴間怡然自在,讓人肅然起敬。


奈良的幸運物,一位長著鹿角的小沙彌。據KIMIKO媽說,當年這個幸運物出爐時,眾人一片嘩然,長著鹿角的小沙彌? 這是什麼鬼東西啊? 不過,也就是因為他的特異獨行,反而造成轟動得到眾人的關注,後來奈良也沒有推出新的幸運物,反正就是他了。


話說我在阪京良三區很少看到邊走邊抽菸(或是邊走邊吃)的人,原來日本許多城市都有禁止路上抽菸的規定,我覺得這是非常好的一個規定,因為當大家都定點抽菸時,亂丟菸蒂的行為就明顯減少許多。


從奈良回大阪的路上,因為要在鶴橋站轉車,應KIMIKO媽要求,我們順便到所謂的韓國街上買了一些韓國泡菜。鶴橋站旁的韓國街,和日式的市場相比,顯得較為擁擠髒亂,和臺北的傳統室內市場有些類似,感覺像是到了另一個世界(或說有種回到家的感覺?),空氣中充滿了韓式食物的味道(這又是另外一個問題破壞了家的感覺啦)。原本我們計畫到KIMIKO媽習慣去的店家買泡菜,可惜到的時候他們已經休息,只好換另一家,不過對我來說,韓國泡菜只要是新鮮,好壞我似乎分不出來啊。

7 comments:

suantou du said...

我也好想看看日本的古建筑,据说木结构的尺寸是按照最大构件的木料尺寸来的,想想东大寺的木料是怎样一棵树啊

601 said...

當我看到大阪城四周,那護城牆所用的石塊之大,也是嚇一大跳的。

關公面前 said...

他叫遷都君

601 said...

我和遷都君握過手喔

關公面前 said...

沒順便採一點"耳朵裡的毛"。

Unknown said...

奈良鹿+奈良大佛=遷都君...---劉武士

601 said...

好久不見,功夫練得如何啊?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