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 2, 2013

江河水

提到當代二胡演奏家,當然就會想到中國國寶級大師閔惠芬。


標題為紅河水其實也是「江河水」,這段影片想來應該也有二十年以上了吧。感覺非常早期中式戲劇樣板戲的味道,閔大師當年也是表情特多。其情對於演奏者演奏時特別投入的那種表情,我個人比較不能接受。學音樂的表弟曾說過,演奏者這樣誇張的肢體動作,有時對於快速進入情況,有點半催眠的感覺有關。


多年後,以我初學的耳朵聽來眼睛看來,閔大師的肢體動作變少了,音樂的感情增加了,藝術這種東西,真得要有時間經驗的累積啊。

我曾在二胡課堂上,近距離聽到二胡老師演奏這首名曲,還真是雞皮疙瘩一地,非常震撼。

那次因為老師沒帶琴,所以就拿我的琴來示範。問題是我的琴因為我初學,手指緊繃的緣故,老師把我琴上的千斤往琴筒的方向(也就是向下)移動了幾公分。這樣一來,每個音之間的距離就變短了,相對來說琴玹的總體長度也變短,聲音也變少,琴弦也變得較軟。於是,當二胡老師慷慨激昂地拉出江河水前面三十秒時,我的二胡弓已成為一位披頭散髮的瘋女人了。原來,我的弓毛禁不起二胡老師的手勁(應該是因為琴弦變軟了所以老師必須使出更多的力量),連續斷了好幾根弓毛。好在,二胡弓是消耗品,斷幾根也無傷大雅。

2 comments:

謝坤霖 said...

原來我隨便講講的東西,有的人會一直記到現在。

601 said...

所以不要隨便講講哦,甚或隨便講講後會成就了一番想不到的意外。

而且,後來我發現你講錯了,其實中國樂器也是可以價值不菲的。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