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 28, 2011

習詠春有感(212)積習難改篇

今天的每日一詞就是 Old Habbits Die Hard ,直直譯即成「舊習慣很難死」,較中國的說法就是積習難改積重難返的意思啦。

每次,在上堂課和初學的猛男苦口婆心講半天「要放鬆多感覺」,下堂課再次遇到他們時,他們要嘛被自己用蠻力的習慣打敗,要嘛被強壯的師兄們打敗打到忘了要放鬆,這種情況發生在天生蠻力就比較大的男性身上非常明顯。狄師父說得一點也沒錯,軟功練起來的確比硬功難,學起來更比硬功慢,短時間內就想看出效果真的不太容易。雖說兵貴勝不貴久,尤以實戰防身的角度來說更是至理名言,但就練習「感覺」「放鬆」「聽勁」來說,拼了命用蠻力也要打到練習對手(注意,是練習對手不是世代仇人)的態度,實在沒什麼意義。


至於最近我非常難改的積習則是馬步的問題,倒也不是我的馬步之前有什麼特別嚴重的問題(至少在打套路時不成問題),而且要養成好馬步習慣實在需要多花一些心血,所以最近黐手時我老是恍神被打,原因之一就是因為全神貫注在馬步,有時就會忘了手部。感覺上,和其他派別的詠春相比,狄師父非常重視馬步,他常說沒有馬步就不能變化,一旦不能變化就不是詠春之類的原則談話。

除了馬步問題,因為最近常和長人(180公分以上者)練習黐手,我發現長人們在和我黐手時總會不自覺地擺動身體,不知是不是對他們來說我太矮所以他們必須屈起身子來配合我的高度。蔡長人初學時攻擊性驚人且超級僵硬,經過一次的黐手練習後我就常躲他遠遠或是以軟柿幫幫主之姿拒絕他,然而上次上課時因人數問題我終於落單被他逮到。經過了三個月的沉澱(他沉澱我逃避)及溜溜王的磨鍊,蔡長人果然放鬆不少,攻擊性也不似第一期時那般強烈,但卻經不起我輕輕一推。我確信我的「勁」還沒練出來,不可能我這樣輕輕一推就能把蔡長人推開,不是他太僵硬就是他太害怕,一感到我在推就自動後退。我於是請他盡量不要後退,原因之一是我完全沒用力所以他沒理由後退,他只須轉腰即可卸力,不斷地後退除了練不到卸力借力,也練不到馬步。

同樣問題我在張長人身上也看到,明明手長腳長,卻硬要將自己拗成之字型,如此一來反而更綁手綁腳拖展不開。這次上課時當狄師父看到我在欺負張長人時,就急急跑來教張長人如何放鬆並翻掌打我並示範如何以枕手控制住我的低膀。張長人好奇同樣是枕手為何狄師父的枕手鎮得住我他的枕手卻沒有辦法? 我想重點在於狄師父的勁是行雲流水般活靈活現,張長人的力卻是木形灰心般死氣沉沉啊。

昨晚上課時狄師父讓我帶新生並且對我說:"Show them some of your moves." 啊,我有什麼招式可以秀新生呢? 我的招式大都是被動的,是借力或卸力的,不像陳班長可以虎虎生風打得鋼牙弟左右搖擺,又不能像狄師父一下就擒拿到位讓人痛死,該好好思考一下屬於我自己的示範招式了。

2 comments:

育航 said...

歹戒歹戒啦!

site601 said...

藉口真多。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