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r 26, 2010

習詠春有感(159)焉得虎子篇

話說我這個所謂的黐手被動釋義型,最近和同學黐手時老是停在要攻未攻要守非守時,原因之一就是90%的同學都比我用力,當我發覺如果適時反應,對方的力大都會反到對方的身上,基本上這樣就很危險了。通常當我被打到時都是被對方出的力打到,而當我打到對方時大部分都是對方被自己的力回擊,實在一個不公平。當一個人出力也被打不出力也被打的時,就會開始想辦法換招,不然這樣下去倒楣的又是小支。


距離上次清算固定班底的日子也將近一年,這一年來固定班底小小變動了一下,但總在持續成長中(該感謝還是該怨恨電影的推波助瀾啊?)。現在固定班底裡的這些同學們,都是對詠春有一定熱忱的人,就算有時缺席,多半是因為俗務纏身,消失一陣子又會重現江湖。最近發現陳小龍忽然認真起來,幾乎朝著全勤生的目標勇敢邁進,加上他的體型和我相差不太懸殊,所以常有和他黐手的機會。相對於我的被動釋義型,他屬於主動釋義型,總是口頭上說著絕不攻擊,卻常會被我不斷不防守式地攻擊得手而忽然反手還擊,讓我充分明白其非不能也而不為也的心態。唉呀,不甘心白白被打就不要老是說不會還手咩,真是男人心海底針。像我說我打到人也不會痛就絕對不會痛,說到做到百分百。平日因為我較矮,總會誘得高個兒如東尼大哥因為怕被打,「小個兒」如董空手因為怕被推而站得重心前傾,陳小龍自從上次被狄師父「因材施教」之後,開始注意自己的重心後移問題。而我因為之前常被拉絆,最近也養成重心較後放的習慣。因此,當陳小龍和我這次黐手時,竟然因雙方都後移而拉遠了距離,形成一個完全打不到又拉不進的局面,也算一種尷尬。

當雙方都太有安全意識完全不追手又在尋找適合自己的風格時,就會發生這樣的事吧。黐手黐成小女孩的拍拍手遊戲,總比黐成猛男街頭惡鬥安全些。當然這樣一路黐來,黐一陣子後大家都開始無聊起來,於是陳小龍就替我上了一堂基礎合氣道課,稍稍一解尷尬。

4 comments:

鳥叔叔 said...

那就玩立式地板操吧...
我的脖子和腰好久沒酸痛了XD

site601 said...

就說是地板操了還立式哩。

鳥叔叔 said...

我星期天學被勒頸掙脫,從頭到尾都站著,所以當然是立式啊XD

site601 said...

又在示範斷頭台(Guillotine Choke)了哦,這招立式非常不適合小個子的人學,所以我每次都拒學,皮吧。

Post a Comment